“基层减负年”为何基层减负难?卫健委新规向形式主义开刀

发布时间: 2019-06-20 14:35:57 来源: 互联网 栏目: 财经新闻 点击:

2019年是基层医疗机构的减负年,特别是减轻直接服务8亿农民的百万村医的负担,更是重中之重。 “今年年初,我们这里召开会议说要减负,可是半年过去,这负担却越减越重,每天的时

 2019年是基层医疗机构的减负年,特别是减轻直接服务8亿农民的百万村医的负担,更是重中之重。

 
“今年年初,我们这里召开会议说要减负,可是半年过去,这负担却越减越重,每天的时间只能去面访和输入数据,为老百姓医疗的时间更是没有了。”资阳区新桥河镇金山村卫生室医生郭根新对记者表示。,国产牛牛|牛牛碰在线视频|国产自拍|牛牛免费在线
 
就在今年六月,卫健委对外印发了《卫生健康系统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措施》(简称《措施》),就是要在减负年,抓紧时机、完善政策,切实为基层减负。
 
《措施》要求,要把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作为重要政治任务摆到突出位置。特别对于基层反映强烈的填表负担问题,《措施》明确,减少填报报表负担,整合并简化报表,避免重复填报。
 
基层要求多、村医减负难
 
事实上,早在2019年初,国家卫健委就为基层减负发过通知。
 
但在基层的采访中,一些村医表示,负担还没有得到完全减轻。
 
“目前,按照新的考核要求,我管辖的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有600多人,要求每年4次面对面随访,每次都需居民拿出身份证拍照,扫描人脸,测量血压、血糖、身高、体重,记录手机号码,了解服药情况及随访评估。这项工作量是每年2400多次,按照全天365天计算,每天需要做6.6个人面访”,郭根新表示。
 
过去,郭根新服务的金杉村人口3860人。其中老年人382人,高血压病人298人,糖尿病病人79人,精神病人10人。
 
“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7点钟骑车去卫生室,妻子坐诊,自己走访测量。随行的工具是老三样:听诊器、血压仪、温度计,加一个出诊箱。”郭根新表示,一天走访十户人家,步行十余公里。下班后,还要花时间完成统计档案的填写及上传工作。一套流程下来,每个村民的姓名、电话、身份证号码等基本信息,要反复填写5次,一天至少需要8~10个小时。
 
为了给自己减负,从2017年起,郭根新先后从网上云商城采购康尚医服天下的智能血压计/血糖仪,通过代购(399元)、租赁(100元/年)、免费定点发放等方式,放送至村民家中。,国产牛牛|牛牛碰在线视频|国产自拍|牛牛免费在线
 
“现在我只需前期传授其使用方法,村民即可以自行测量血压、血糖等健康数据,测量结果可自动上传至村民的手机端、医生端与公卫端。公共卫生服务对村医的要求是,每年对村民血糖、血压等健康数据的测量不低于四次。以前,即使全年无休也不一定能完成公共卫生服务任务,但现在居民每天自己在家的测量次数都不止四次。”郭根新表示。
 
可是,今年年初的一些基层公共卫生服务的新要求却让郭根新的“减负”工作“前功尽弃”。
 
“今年,公共卫生服务中对慢病(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四次随访只要求至少有一次面访,但到基层却要求我们要有四次面访,每次都需居民拿出身份证拍照,扫描人脸,测量血压、血糖、身高、体重,并记录手机号码、服药情况及随访评估。现在我要服务6000人,其中580人左右是慢病患者,每年每人四次面访共2320次左右。现在我每天最大的限度是面访10个人,这项就需要232个工作日。”郭根新很是苦恼地说。
 
除了上述可以看得到的“负担表”外,还有不少看不见的重复“负担”。
 
郭根新介绍,公卫考核组的工作人员大都希望自己考核的工作越来越好、越来越优,致使我们乡村医生不但没有减负,反而在公共卫生工作中,负担越来越重,报表越来越细。
 
郭根新说,比如健康档案核查,在公卫系统里每更改一项内容,就需填写纸质的档案核查报表,还要每月报乡镇卫生院。公卫健康档案以前按户籍管理的,现在要求按常住人口管理。公卫电子系统里一直保留常住人口的迁入、迁出的记录,却还需要村医填写纸质版的迁入、迁出记录,每月上报乡镇卫生院。
 
“所有健康档案,老年人专案,高血压专案,糖尿病专案,精神病专案,孕产妇专案,儿童保健专案,肺结核专案,在公卫电子系统里都有详细录入,但考核时考核组需要我们乡村医生提供手写版,各个专案的花名册,做了很多费时费力的无用功。”郭根新表示。
 
郭根新所反映的问题,在《措施》中都有谈及。
 
为给基层减负,《措施》明确,要规范督查检查考核调研等活动,统筹材料收取,加强信息化管理,精简会议文件,并切实为医务人员减负。
 
《措施》要求,规范数据采集管理,解决重复报送多的问题。以全民健康信息平台为依托,坚持“一数一源、一源多用、整合共享、统一口径”的原则,围绕《国家卫生健康统计调查制度》等法定统计调查,依法依规进行数据采集,对于平台已采集的数据,不再要求基层重复提交,做到数据采集合法、合规、合理。
 
同时,突出信息共享应用,解决数据共享差的问题。通过共享基础信息,对现有统计报表进行清理和精减,减少基础信息重复录入;完善各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信息共享交换系统,按照统一数据统计标准,通过接口、文件等多种方式,充分利用大数据手段对已经采集的数据进行提取,整合碎片化的信息孤岛,减少同一事项多头采集,真正让“数据多跑路、基层少填报”。
 
督查检查考核调研将进一步得到规范
 ,国产牛牛|牛牛碰在线视频|国产自拍|牛牛免费在线
除了填报负担,还有考核负担。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孟庆跃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现在有很多不同的考核部门,比如说新融合建设的考核,这是从医保面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精准化的考核,这是从卫生行政部门。此外还有一些专项的考核,比如说公共卫生重大专项的考核。这些不同来源的考核最后都是落到了服务的提供者身上,其实很多指标是有重复性的。
 
“要解决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考核主体需要进一步整合”,孟庆跃表示。
 
对此,《措施》也要求,要统筹检查考核评价。“除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或委托的确有必要的检查考核评价外,其他社会组织、行业协会和个人不得私自对医疗卫生机构进行检查考核评价”。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要求,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将启动以信息化为支撑的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考核指标全部通过信息系统获得。
本文标题: “基层减负年”为何基层减负难?卫健委新规向形式主义开刀
本文地址: http://www.tyzdm.cn/finance/460662.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太原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上市公司减持潮再现,6月新增逾300笔减持计划无App、有百万社群,这样的电商能高速增长十年吗?
    Top